影視娛樂新聞E-news

【壹揪看88影評】膝關節│中部習俗大解密 鍾馗椅仔姑現身《馗降:粽邪2》

影評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人,影評人)

 

圖:華影國際影藝/提供,美編視覺設計組/後製

 

 

《粽邪》第一集打著中部地區的特殊民間信仰如何成功引發話題,因為很多觀眾並不知道彰化沿海一帶傳統民俗送煞儀式「送肉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首集把「校園霸凌」結合上吊的怨氣,變成偏邪靈路線的正統鬼片。對於當時追求的傳統咒怨路線的觀眾來說,《粽邪》是很新鮮的概念。

來到第二集,原班人馬異動了過多,首集的男女主角夏雨喬,鄒承恩變成片尾才出現的路人甲,但幾乎編導想擴大成粽邪宇宙的概念,相當有趣。

以原本擔任法事主角的陳博正,本集也​​退位給這次才出現的「師弟」李康生,李康生算是本集的男主角,從一個帶天命的法師,卻因為自認犯錯害死師傅,變成天涯淪落人。最後因為看見另一起受到邪靈騷擾的事件,而決定重出江湖,完成天命該有的責任。

《馗降:粽邪2》比起首集來說,發生復雜非常多,整體民俗法事上的細節充滿獵奇感,這點補齊了了民俗驅鬼電影情節。

正當觀眾老是只有看西洋或是泰國驅鬼,卻獨缺台式特有的佛道合一廟宇角度,這讓《馗降:粽邪2》相當相當特別。加上椅仔姑,鍾馗趕鬼這種民間故事,到了真實改編後能精緻結合,這一點格外讓人興奮。

許安植飾演靈異體質底下,能與椅仔姑溝通的媒介,卻也因為特殊體質,能觀落陰見鬼魂,帶來非常多痛苦。

這角色設計還整合了被家暴,父母雙亡的悲劇色彩,飾演領養她阿姨的陳雪甄,也是遇到丈夫家暴導致經濟困頓者,而且這組悲劇家庭的居家設定就非常陰森古怪,只要拍她們家的每個畫面都會讓人毛骨悚然,在當代觀眾對於鬼片節奏如此熟稔,卻還能有一些創新橋段,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陳雪甄的設定應該是女配角,但她著魔中邪的瘋狂詮釋,將會引起觀眾不敢直視她歇斯底里的眼神,而且從邪靈上身之後的失序肢體,她要演這種半人半鬼的高難度張力,實在非常不可思議。

女主角許安植其實就像是李康生在還沒理解自己天命之前的混沌狀況,她能與椅仔姑改變溝通,在關鍵危難時刻,椅仔姑看似在害她,其實都是在救她。

有一場長廊的戲,如果觀眾仔細看,會發現椅仔姑上身的小板凳,看似沒動作,但轉化女主角走動的時候,這板凳都悄悄地緊緊跟在後。劇組留下不少巧思,大家值得在畫面裡面「找」。

李康生的口白確實會讓人一開始無法適應,他過去是蔡明亮電影裡的沉默形象,多半只靠眼神不靠台詞。

這戲給他非常多表演空間,飾演這位否定自己天命的法師,最後為了拔刀相助,不惜付出一切,最後念咒語施展對抗邪靈的橋段正氣凜然,前半段如果進不去他的台詞節奏,到中後段應該能夠順利適應,這位金馬影帝還是帶了幾分驚喜給大家。

《馗降:粽邪2》比前一集的製作規模大非常多,特別是美術陳設與攝影燈光上的組合,要創造一個就算沒有特效,也可以讓觀眾光是看那個畫面就頭皮發麻的效果。

更使人驚喜的就是那些民間習俗拿來應對與外來邪靈分庭抗禮的做法,這些驅鬼攻擊戰術,遠比過去相仿鬼片只能阻擋自我救贖設定來得有商業噱頭多了。昀融,謝羽彥,蕭文龍)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