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地方生活寵物Industry-Economic-Local-Life-Pets88

【壹揪看→影評】王志成、歐葛│網路衝擊全球疫情 Netflix《不死軍團》不死的迷思

 

文|王志成(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碩士。曾任《首映》(Premiere)雜誌台灣版總編輯,現為自由編導、影評人。)、歐葛
圖片:Netflix取材自網路


沒人預料到2000年後,電腦網路擾會亂了媒體市場,還改變閱聽眾慣用的獲取資訊媒介,連帶拖累傳播內容。

但正因網際網路,初來乍到的它,跟著我們一起成為了明日的歷史記載。

礙於沒經驗也無前例可循,對它竟如此直接闖進平時的日常生活,眾人變得不知所措、如臨大敵,防範方式或迎擊後的處理.也都讓人簡直是「丈二金剛」。

當前網路仍持續進步地方發展著,此波新媒體對上傳統媒體的頗似今年全球遇上席捲世界各地、造成不少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也稱新冠肺炎,即COVID-19)」,至今防疫工作仍未能鬆懈。

▲《不死軍團》改編自美國知名漫畫。

多國政府以勤洗手、戴口罩、減少出入公共場所的機會,向國人宣導能自行防疫的基本功;據稱也因此宅在家的人變多了,搞得對外公開營業的業者及戲院影城經營者吶喊沒人上門、日子過得更加艱難。

雖然地球上大部分戲院都沒有開,好萊塢也捨不得把耗費鉅資的大片輕易當砲灰,影視串流業卻不小氣,Netflix陸續推出馬克華伯格主演的《史賓賽的機密任務》、萊恩雷諾斯主演的《鬼影特攻:以暴制暴》、克里斯漢斯沃主演的《驚天營救》、莎莉賽隆主演的《不死軍團》,部部都有好萊塢商業大片的製作水平。

這些影片幾乎都以單一大卡司為號召,也聚焦個人英雄主義,場面規模和技藝都無話可說,唯一能夠讓人挑剔的就是劇本:《史賓賽的機密任務》重複《致命武器》黑白搭擋辦案,在高度暴力中試圖搞笑的公式;《鬼影特攻:以暴制暴》是另一種《不可能的任務》、《驚天營救》你會以為是布魯斯威利的老片重拍、而《不死軍團》則把《時空英豪Highlander》的主角換成女性,所以像《獵殺星期一》那種充滿想像力、曲折迂迴的故事才顯得彌足珍貴。但是不用去戲院,可以間歇看到這些原創動作大片,還是讓人多些樂趣。

《不死軍團》由莎莉賽隆飾演不死戰士,數百年間陸續找到同樣不死的特異人類,形成一個剷奸除惡的團隊,卻在當代被醫學基因財團盯上,設計誘捕,想取出他們的不死基因,開發成醫療商品。

這個故事只有兩段:不死戰士被設計捕獲、新加入的菜鳥救出同伴,故事中卻充滿反諷。

第一個發現自己不死特異功能的女主角,往後數百年一直在找尋跟她一樣的不死者,他們歷經各種朝代、地區、文化的演化,在努力試圖除惡行善的漫長歷程後,人類依舊未能完全擺脫巫術、封建迷信、各種不平等迫害的框線,說起來真讓人灰心。

更糟的是,新的巫術叫做科學、新的極權叫做跨國資本主義,因為對「不死」的貪婪,這些永生的英雄,被當成白老鼠獵捕、實驗。

光是想像一個討厭的人不死都令人無法忍受,更別提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跟各種殺人魔都死不了的話,地球會變什麼樣?

因為有死亡跟失去,人類才懂得珍惜當下所有,人人生而資質和家世都不平等,唯有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壞人也終需一死,善良的人才至少有一點希望。

在這部完全以動作戲為主的電影裡,《不死軍團》以對科技濫用的批判,回到生死之於人生意義的省思,莎莉賽隆冷豔力圖詮釋出一個看盡歷史興衰、人性墮落的不死者,生無可戀、死無可能的疲憊感,給了這部動作片一點傷感的內文。不死,也有可能是一種詛咒。(責編:黃識軒)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