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娛樂新聞E-news

【壹揪看→影評】膝關節《超危險駕駛》│開車開到要殺人 被叭一聲有這麼嚴重嗎?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作者、影評人)

圖:車庫娛樂/提供、取材自網路、翻攝自預告畫面

路怒症(Road rage)這些年已經成為YouTube的熱門影片,道路上各種「三寶」駕駛,導致一觸即發的各種意外狀況。

《超危險駕駛》拿這個主題,拍出當代路上用路者們的狂躁崩潰,節奏快狠準,全片90多分鐘完全沒有拖泥帶水。帶領我們看到用路者的發狂失序,也讓觀眾看到他們為何而戰?為何而狂?

故事敘述單親媽媽瑞秋正值與前夫打離婚官司,由於睡過頭又遇上塞車,要快點送小孩去學校上課,下交流道的時候,遇到前面遇到綠燈卻沒往前開的羅素克洛。

就這樣前面所有的悶氣全出在這個喇叭聲,一按之後,讓羅素克洛理智線斷裂。羅素克洛本來只希望瑞秋好好道歉,但瑞秋不以為意,只覺得路上遇到瘋子,才不以為意。結果這個不理對方,就成了導火線。

羅素克洛飾演的角色,就是遭到妻子紅杏出牆,情節透露出,他是一個多年來求職不順的藍領階級。

於是面對妻子外遇,而且疑似跟律師偷情,或是因為要打離婚官司而喜歡上律師。所以羅素克洛把累積許久的怨氣,直接半夜殺入前妻家中放火燒死對方與小王。

他把這樣的憤怒,直接投射到正在幫助瑞秋打官司的律師,不分青紅皂白就將對方狠揍一頓後,還不顧周圍眼光,大庭廣眾之下直接殺死律師。

與其說《超危險駕駛》只是敘述路怒症者的憤慨,更不如說,這戲談論了這十多年來美國經濟蕭條後,傳統掌握權勢的男性,頓時間變成了經濟弱勢。特別是製造業等初階產業的藍領工人,他們失去了收入,更失去了尊嚴。

被按喇叭,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看起來很離譜,但其實不然。羅素克洛這個角色,認為他的一切都被女性剝奪。婚姻關係破局,他可以用暴力解決。但在路上被女性駕駛按喇叭,而且那段不客氣且鳴聲太久的憤怒長度,不要說是羅素克洛,正常用路駕駛都可能會逼車理論。

羅素克洛戲外的壞脾氣形象,曾經讓不少偷拍的狗仔隊聞風喪膽。他更是向來以困難採訪聞名,要討好羅素克洛,還真是困難的事。

所以這戲讓他變成反派,那個情緒失控後的憤怒復仇者,看起來這趟教訓對方之旅雖然有點荒謬,但也因為是由羅素克洛主演,就讓這部看起來很可能是B級製作的電影,頓時間成了大牌明星下海的風格化電影。回想一下,前一回看到如此失控的羅素克洛扮演反派是什麼時候了呢?

《超危險駕駛》有著絕佳的精彩節奏,路怒症者的失控雖然可恨,但也有其可憐可悲之處,單親媽媽與兒子的最後設局解圍,有幾分誇飾暴力,卻能讓觀眾引爆高潮,拍手叫好。(責編:陳盈盈、壞編、蕭文龍、黃識軒)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