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娛樂新聞E-news

【壹揪看→影評】何瑞珠《破處》70分│不期待就不會失望 笑不出來的性喜劇國片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双喜電影/提供


青少年急著破處的電影不勝枚舉,彷彿全世界最性飢渴又最性衝動同時還最性無知的莫過於將滿18歲的少男,這種老梗到底還能玩出什麼新把戲呢?

答案是,以國片的水平來說,這部片的確有想突破性愛尺度的企圖心,但也僅止於企圖心,由於本島觀眾平常都被《美國派》等級的美國電影洗腦多年,因此想欣賞國片時,必得自降標準,不然這部片的性愛尺度看起來就是小兒科。

假如國片和西片都是同樣票價,那看這種破處題材就不用問了,二話不說一定選西片,起碼外國人的性愛尺度毫不扭捏也更大膽。


所以《破處》以國片的標準而言,看似瘋狂大膽逼近全裸,但以我們所處的世界,他們當然沒辦法跟17年前的《巴黎初體驗》(The Dreamers)相比,更和50年前貝托魯奇的《巴黎最後探戈》有千里之遙,各位抱著不期待的心理,就不會失望。

以台灣演員的尺度,男主角已經犧牲很大,請為他掌聲鼓勵。

這部片最大的優點不是性尺度,而是運鏡,挑戰手機小螢幕外加亂七八糟字幕的直播模式和晃動不已的手提攝影,企圖呈現年輕人混亂嘈雜的世界,我必須承認,運鏡的確活潑生猛,總算讓人找到一個優點。

破處類型片當然就是圍著青少年如何破處打轉,開場以男主角的女友欲拒還迎,脫光還繼續拒絕,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這段是要顯示男主角非常尊重女性,但女友就是想整他嗎?接著破處之旅不知怎地就變成棄屍之旅,此時電影開始大崩壞。

一般人碰到吃安眠藥或吸毒過量而瀕死的人,應該是緊急送醫,因為可能還有救;這兩人卻是把屍體當充氣娃娃般地嬉鬧,當然他們只想到該如何替自己脫罪。

但因為兩人都太幼稚,他們的脫罪妙計大概會出現上百個漏洞讓他們無法脫罪,此時觀眾得降低自己的智商才能迎合台灣電影的水平,不要找碴和挑毛病的話,你就還看得下去。

他們完全不當一回事地開始在屍體旁邊演戲直播,希望能騙到某個網友開輛小卡車來幫他們棄屍。

如果這兩個青少年只是精蟲衝腦尚能讓人忍耐,但他們除了是自戀狂和暴露狂外,還對待一條人命無動於衷,真的讓人厭惡與心寒。

更誇張的是,某素昧平生網友接著開車到場,在得知此行任務是運屍後,雖遲疑了一下最後仍同意,這到底是無知?還是冷血?


遺棄屍體,協助搬運屍體和知情不報都是有罪的,這電影的解釋似乎是,腦粉願為偶像做任何事,但實情是,今天不管是誰要你搬運屍體,常人都會立刻浮現警訊。

如果基於親情牽絆、愛情糾葛或長存友誼或許會迫於某種情誼而幫忙,但腦粉和偶像乃初次相見卻立刻肝膽相照,生死與共,我看桃園三結義都沒他們三人講義氣吧,劉備、張飛和關公應該自歎不如吧?

接著《破處》變成公路電影,他們想當然耳會遇到毫無警覺性的警察,現實中的台灣警察都沒電影中那麼蠢,台片把警察演得很蠢主要是台灣電影的問題,而非警察的問題。

再來他們遇到了三更半夜要去淨灘的環保志工,半夜的海邊根本烏漆墨黑,竟然有群神人要去撿垃圾,這段不合邏輯到再怎麼熱愛國片的人也很難自圓其說。

而且這些淨灘志工還帶來大量的噪音污染和光害,不太清楚這些人是在演破壞環境的環保志士?還是史上最不合情理的臨演?

「棄屍三結義」最後來到一座郊區的廟,這段照例無厘頭且無用,一部公路電影最能發揮的就是沿途遇到的人事物,不過這部片遇到的人事物都和棄屍三結義無法產生任何化學效應,那他們還不如待在摩鐵直播講胡話,可能還自己玩得比較high。

到底誰該為這部片負責?答案當然是我們每個納稅人,因為我們放任政府隨意補助國片,這部片拿了一千萬輔導金和近兩百萬的行銷補助,我們每個納稅人都在不曾同意的情況下,被逼成為這部片的金主。

台灣是民主國家,想拍什麼樣的電影都可以,想怎麼拍也沒人管你,但應該是想拍這部曠世巨作的人,自己去找錢吧?

硬逼全國納稅人當苦主到底是什麼道理?而我們繳稅放任政府和電影人胡搞,是要怪誰?所以我不會怪這部片,因為比這更難下嚥的國片還很多,因為納稅人的放任,這種國片還會源源不絕。(責編:蔡昀融、黃識軒)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