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地方生活寵物Industry-Economic-Local-Life-Pets88

【壹揪看→影評】膝關節《罪人的控訴》83分│法理人情沉重兩難 正當選擇也有私慾

當你面對恩人過去的罪惡,你要選擇大義滅親?但,這樣做,不就等於忘恩負義嗎?你要選擇法理還是人情?這戲非常精采,每個人的選擇都有正當性,也有私慾。在道德的天秤兩端擺盪,原來是如此驚心動魄。
文|膝關節(電影通路工作者、影評人)

圖:海鵬影業/提供、取材自網路

德國人對於二次世界大戰的批判省思,向來是他們影視創作中的重要類別,從《竊聽風暴》等片都能見出他們對於那幾十年來的恥辱感。

德國在這幾十年間對於戰爭錯誤,以及戰後人道彌補的態度上,遠遠超越同樣在二戰中吃敗仗,而且也做出各種不人道主義的日本。

日本對於二戰的反省作品,幾乎可以說是在影壇上缺席了,大多都是刻畫那個時代小人物的勵志話語;民族性使然,日本人選擇避而不談。而德國則是徹底反省,使得德國至今對歐洲難民的包容立場,也是歐盟裡面最鮮明的具體作為。

在德國連續拿下7週冠軍的《罪人的控訴》(The Collini Case),就對觀眾拋出一個非常麻煩的道德兩難問題。

假設,今天你猶如是法庭公設辯護人,幫一個罪犯辯護;這樣就算了,偏偏犯罪者對於犯罪細節與原因卻完全不解釋。

而且犯罪者殺的企業家,可是對於辯護律師情同生父的義父。更何況劇中的男主角的真正父親,沒負起養育責任,結果這位企業家居然被殘忍殺害。加上企業家的女兒還曾經跟律師有過夏日戀曲,兩人於公於私都是相當有感情。

成為這樣的角色,該怎麼辯護呢?原本搞不清楚立場的菜鳥律師,想要草草了事,因為他的立場受限,與被害者有過度親近的私交,於是還央求解除辯護律師職務。

結果受到法庭上的檢方辯護人,同時也是他恩師刺激,被要求當一個稱職的辯方律師。這時才激起律師信仰。認真查線索,要與恩師在法庭上辯論。

《罪人的控訴》交融了立場壓力、歷史原罪,以及功過能相抵嗎?當然最令觀眾感到娛樂效果的,莫過於飾演「菜鳥律師」埃利亞斯穆巴里克(Elyas M’Barek),他本人還具有中東血統 ;父親來自突尼西亞,母親則是奧地利人。

他在片中飾演土耳其裔移民,這角色在童年的時候,被企業家的小孩歧視。因為二戰之後,德國缺乏基層勞工,而引進大量土耳其移民。換句話說,即便戰敗後的德國,對於其他民族,多少還是有種族歧視。

但故事裡的「被害者」,這位德國企業家,斥喝自己小孩沒有禮貌,不該有種族歧視眼光,甚至接納具有土耳其裔身分的主角到家中作客,甚至是長期生活資助。所以對於主角來說,被害者是一位寬宏大量且平等對待每個人的紳士;那麼,為何會遭到一位義大利籍的長者持二戰軍用手槍行刑?

故事從中挖掘德國面對戰敗後的人道立場,更討論政府與菁英份子們如何替當年犯下戰爭罪的國家棟樑開脫,昔日犯下的罪刑,很可能影響當年受害者遺族的一生,私刑報復,未必是正義;但仇恨未了,公平自然成了壓垮受害者遺族的最後一根稻草。

《罪人的控訴》精彩在於,被害者與加害者之間的道德立場翻轉,德裔企業家被外人認為具有人道主義,且公平對待每個人。

但在二戰的時候,他是國家犯罪的幫兇,這樣觀眾到底要用哪種角度看待他?今日在法庭上擁有呼風喚雨能力的律師或檢察官,又有多少人當年為政府免除道義責任?算是法庭的精神嗎?

當你面對恩人過去的罪惡,你要選擇大義滅親?但,這樣做,不就等於忘恩負義嗎?你要選擇法理還是人情?這戲非常精采,每個人的選擇都有正當性,也有私慾。在道德的天秤兩端擺盪,原來是如此驚心動魄。(責編:陳盈盈、黃識軒)


● 點我看《人的控訴》預告


%d bloggers like this: